您的位置:主页 > 热点行业 >428大集会听证会‧安美嘉否认没能力控制集会者‧警3原因暴力 >

428大集会听证会‧安美嘉否认没能力控制集会者‧警3原因暴力

2020-06-05作者: 366次阅读

428大集会听证会‧安美嘉否认没能力控制集会者‧警3原因暴力(吉隆坡6日讯)大马人权委员会针对428黄绿联盟大集会进行的听证会来到最后一天,第47名证人净选盟2.0主席拿督安美嘉否认自己当天失去控制大约20万名集会者的能力,反而是3大原因导致警方採取暴力及激烈手法来镇压集会者。她说,这3大原因分别是国际网络流传一名警察被集会者致死、政府过于固执,以及警方派出“专业挑衅者"(Agent Provocateur)来製造骚乱。网传警被打死致失控“虽然我是发起人,但我不是唯一控制人潮的领袖,只有我一人控制场面是不够的,还有其他领袖协助,而且当时公众十分自制,真正导致群众场面失控的原因,是警方发射催泪弹。"她强调,直到警方发射催泪弹为止,一切都在控制中。她指出,警方暴力对待民众的原因,是因为428当天网络流传一名警察被集会者打死,以致其他警员情绪激动,幸好警方于晚上7时57分在皇家警察部队的官方推特上澄清谣言。“其次,政府及吉隆坡市政局太固执,坚持不肯让净选盟借用独立广场,以致他们没有完善播报器材,无法将疏散消息有效传达给集会者,间接造成不必要的混乱。"她声称,如果政府、吉隆坡市政局及警方愿意合作,就不会发生骚动。斥警派出专业挑衅者当安美嘉声称,“专业挑衅者"身穿净选盟的黄色T恤混入人群製造骚动,以及一队警员接获指示殴打集会者,来自武吉阿曼的警方代表迦马鲁丁当场高声抗议:“这是一个严重的指责!"安美嘉继说,有影片显示,当天有一名集会者推开路障,但是在场警员没有阻止,反而往后退步,警察的反应让集会者以为自己被允许进入独立广场。“伊斯兰党志工团也来不及阻止人群,我不曾听到警方下令指示疏散。"她举例,最近结束的反稀土绿色苦行的过程和平,原因是警方没有派出“专业挑衅者"来干扰。迦马鲁丁盘问安美嘉摘录问:迦马鲁丁答:安美嘉问:郭素沁说,你用扩音器发出“疏散"指示,集会者听不到。答:我们的扩音器确不够好,太远的人可能听不到。问:警方扩音器设备比你们的好,为何没人理会?答:可惜我们没有听到警方的任何播报。问:集会者人数远远多过警察,你认为警察可以赤手空拳对付群众吗?答:我们没有武器,根本没有威胁性,不像警察拥有水炮及催泪弹,而且催泪弹射到拥挤的人群,人们根本无法疏散。大部份人没有冲破防线,我在卡车上可以看见。问:自由观察员声称,428当天下午3点后,警察先发射催泪弹才发生骚乱,但是有甚幺证据来证明?答:在任何集会,总有部份人违法,警察应该执法,我们绝不认同暴力。警欲疏散人群为何封路安美嘉强调,曾多次提醒所有人不能越过路障,但由于警员没有阻止集会者进入独立广场,以致敦霹雳路及东姑阿都拉曼路交接处的路障被冲过。人权委员会副主席拿督许绿娣质疑安美嘉只是站上卡车,用扩音器告诉集会者,集会已结束及疏散,但是她如何确定警察也知道群众将疏散,以及疏散处。对此,安美嘉说,她只是假设警方有听到她的呼吁,因为她也通过伊党志工团以口头传达,也有安排公众疏散到富都及其他地方。她提出质疑,若警方发射过量水炮及催泪弹的目的是为了疏散人选,为何又封路及终止轻快铁?可见警方的举动明显是要惩罚集会者。“问题是警方不应向人群发射大量催泪弹,当发射第一枚之后,应该给时间大家疏散,而不是一连发射900枚。"安华不请自来演讲针对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在不受邀请的情况下,忽然站上卡车,与安美嘉一同演讲,安美嘉解释,她不清楚安华如何踏上卡车。她说,安华并没有受邀来演讲,但是任何人想发表意见,她绝不会反对,因为他们代表人民,国阵领导也允许来演讲。安美嘉:驱蚊无需动用核弹安美嘉以“除蚊只需用驱蚊油,不必动用核子弹"来讽刺警方以水炮及催泪弹对付集会者的手法过于激烈。她认为,警方发射水炮及催泪弹的原因,应该是有人推开路障,但是有人不守法,警察应该对付违法者,不能基于一人犯罪就对付所有集会者。人权委员会委员迪达沙文搭腔:“你的意思是不能为了杀一只蚊子而烧掉整个蚊帐?"安美嘉回应:“就像有人说,想没事就留在家?但是人总不能经常留在家吧?"警代表53问题数落安美嘉来自武吉阿曼的警方代表迦马鲁丁以53项问题来盘问兼数落净选盟主席安美嘉,他说,由于安美嘉的固执,拒绝与政府及警方配合,坚持在街头发动大集会,才导致发生骚乱。他半问半斥地说,安美嘉连累人民生活受影响、商家的生意受打击,连国家和平、公共秩序及安全也受影响,安美嘉只是为了自己的好名声,个人的安全及隐私,完全不在乎他人的利益。“安美嘉一直讚美绿色苦行没有发生混乱,十分有秩序,原因是绿色盛会有与政府及警方达成共识,为何净选盟不愿配合?"主席许绿娣对迦马说:“你问的不是问题,而是论文。",委员迪达不解地问到:“这是你的问题吗,还是指责?",而安美嘉竟然大笑:“我不懂得回答这些问题,只能说我不认同。"她解释,净选盟曾与政府及警方协商,如果当局愿意配合,就不会发动骚动。证人不认得执勤警员第37名证人莫哈末祖卡纳助理总监无法从428大集会拍摄的影片中,认出当天执勤的警员。祖卡纳也是前金马警区主任兼428集会当天的地面挥官,他週四再次出席听证会供证,他解释,大部份制服警员为了应付大集会,而临时从其他警区调动过来;由于他们是分阶段或不同日子被调派到吉隆坡,所以他不认得这批警员,而且警方高层也没提供被调派来吉隆坡的外地警员名单。此时,人权委员会主席许绿娣纳闷地说:“你没有名单,又不认得有关警员。"祖卡纳急忙纠正:“上头有收到名单,只是我没有拿到名单。"许绿娣一脸怒气地说:“我的意思是,你给不到我名单,就是没有名单,既然你认不得人,可结束供证了。"两三分钟的供证就此结束。被劝离开疑有计划採用暴力第48名证人郭素沁(雪州行政议员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声称,在428大集会当天,一名市政局执法官员曾劝告她儘快离开市中心,否则将“有人"採取行动,因此她质疑警方暴力对待集会者是一早就计划好。她提出质疑,如果警方想要集会者解散,为何还要封路及暂停轻快铁服务?这令人觉得不合逻辑,警方的部署犹如将鸡放在鸡笼,才来攻击他们。她说,当天她在敦霹雳路的占美清真寺聆听安美嘉的演讲,约在下午2时30分,安美嘉重覆说:“我们已达到集会目的,现在可以解散。",但是现场太吵,可能群众听不清楚。指集会者有秩序“于是我与朋友一起离开,一边告诉其他集会者,集会已结束,大家马上解散,但是大部份集会者不相信这幺早结束,而且许多年轻人首次参加集会,不想这幺早离开,不过大家很有秩序,没有暴力及挑衅行为。"她说,由于警方到处封路,她与其他民众无法离开市中心;这时一名市政局执法官认出她是国会议员而要求合照,接着劝告她“如果想回家,就快点啦,`他们’要行动了。"然后建议她从市政局的后巷离开市中心。郭素沁怀疑,官员说的“他们"可能是指联邦后备队,因此她假设警方暴力镇压集会者早已计划好;但是她已不记得该名官员的样貌。“当我準备去拉惹劳勿路乘搭单轨火车,赫然发现联邦后备队已发射水炮及催泪弹,集会者慌张地逃跑,一边诅骂警察,这时我才想起该名官员的谈话,因此我想镇压行动是有预先计划的。"‧2012.12.0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